• <td id="6m0ic"><li id="6m0ic"></li></td><td id="6m0ic"></td>
    <table id="6m0ic"><li id="6m0ic"></li></table>
  • <td id="6m0ic"></td><table id="6m0ic"></table>
  • <td id="6m0ic"></td><td id="6m0ic"><button id="6m0ic"></button></td>
  • <table id="6m0ic"><li id="6m0ic"></li></table>
    <td id="6m0ic"><button id="6m0ic"></button></td>
    <li id="6m0ic"></li>
  • <td id="6m0ic"></td>
  • <li id="6m0ic"></li>
  • <table id="6m0ic"><li id="6m0ic"></li></table>
  • 臨沭縣檢察院一篇理論文章在《檢察日報》發表
    發布時間:2023-05-04 12:07:29作者:系統管理員瀏覽次數:8472
    打印 ||字號

    分享到:

    0

    4月25日,臨沭縣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姚曉東,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宋遠升合作撰寫的理論研究文章《檢察公益訴訟體現了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在《檢察日報》理論版發表。文章從“公益訴訟到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的價值”“未成年人公益訴訟的原則”三個方面全面闡述了檢察公益訴訟有效落實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實現未成年人綜合保護的科學性和合理性。

    近年來,臨沭縣檢察院高度重視檢察理論研究工作,構建“大調研”工作格局,積極深化檢校合作,有效激發了理論創新內在動力,有力助推檢察工作高質量發展。

    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屬于司法參與社會治理的一種重要制度,通過這種制度,檢察機關可以將自己的監督積極地延展到未成年人公益保護領域,從而更加有效地落實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實現未成年人利益的綜合及全面保護。

    檢察權啟動應當具有謙抑性,在相關主體不能及時履行職責時,檢察機關可以建議民政機構或者未成年人救助部門向法院提起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訴訟。

    英國詩人約翰·多恩曾指出:“誰都不是一座孤島,自成一體;每個人都是廣壤大陸的一部分,都是無邊大海的一部分,如果海浪沖刷掉一個土塊,歐洲就少了一點;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莊園被沖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損失,因為我包孕在人類之中。所以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為你而敲響?!边@說明,一國甚至人類社會的成員從宏觀范圍內利益可能是互相牽連的。當某種重大公益受損時,可能相當大范圍內的社會成員都是受害者,這也是建立公益訴訟制度的價值所在。這不僅針對成年人,對于天然具有弱者身份的未成年人更是如此。從這個意義上而言,公益訴訟制度是一種為保護眾多社會成員切身利益而確立的法律制度。公益訴訟是國家的義務,也是相對弱小者獲得救濟的一種法定權利。未成年人作為最需要救濟的群體之一,這項國家性救濟就不應忽視未成年人的存在,由此使得公益訴訟制度橫跨未成年人領域成為必然??梢哉f,通過公益訴訟制度來保護弱勢群體,從而平衡社會利益,屬于現代法治國家的應有之義。

    從公益訴訟到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

    公共利益是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社會成員需求中的不特定多數人的利益。公益訴訟基于“公地悲劇”而發動,公共利益或者公共資源就是“公地”的具化形式?,F代公益訴訟制度主要是指在國家利益及社會不特定多數人利益包括特殊人群利益被侵犯時,訴訟代表人或適格主體基于維護這些公共利益而啟動訴訟的制度。在我國,一般而言,公益訴訟針對的是環境污染、食品藥品侵害等方面,這是為了彌補這些公共領域中被侵權者的弱勢地位而采取的救濟性法律行動,從而實現其與侵權者相對平衡的地位。

    公共利益與未成年人利益具有一致性。未成年人利益與社會整體利益并行不悖。在現代社會中,未成年人利益是一個國家的基礎利益之一。公共利益具有一個國家社會整體利益公約數的性質,未成年人利益則是這個公約數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大多數人共同利益中不可或缺的內容。只有實現了對未成年人利益的保護,公共利益的實現才是完整的,才能成為鞏固整個社會的紐帶,這也是社會全體成員的基本價值追求。但是,傳統公益認定中卻沒有延展到未成年人保護領域,其保護范圍相對狹窄,因此,對未成年人利益的維護付諸闕如。

    我國通過2017年民事訴訟法和行政訴訟法的修改,將公益訴訟制度以立法的形式予以確認,但是,這些法律中的公益訴訟范圍并沒有涵蓋未成年人。在司法實踐中,公益訴訟制度也僅針對環境污染、食品藥品安全等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的民事領域,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國有資產保護、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等行政領域。但是,無論出于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還是國家親權思想,抑或是公益訴訟的本質意旨所在,都不應忽略未成年人公益訴訟。

    針對上述問題,我國在未成年人保護法第106條中確立了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制度,從而在立法上為這項特殊訴訟制度提供了正當性根據。同時,在未成年人保護法的立法目的中明確提出了“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要求。因此,可以看出未成年人利益在國家利益實現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是檢察權參與國家治理并與國家治理同頻共振的一種新樣態,彰顯了其在國家治理中的重要意義。

    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的價值

    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體現了國家親權思想。國家親權是指國家在特殊情況下,可以作為補充監護人幫助社會個體,其意旨是指國家應確保其成員的安全生存權利。這對弱者權利保護尤為重要,是國家作為家長來履行保護弱者的職責。根據國家親權思想,在未成年人利益受損時,如果難以通過其他救濟路徑予以保護,國家應當成為補充監護人,借助監護權予以干預和保護,從而幫助未成年人擺脫不利境地。對于未成年人而言,其是社會成員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對其利益的保護無疑屬于社會公共利益的組成部分。因此,國家親權思想是公益訴訟貫穿未成年人保護領域的理論基礎及橋梁,屬于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的基石性價值理念。

    在我國,由于受傳統思想的影響,未成年人屬于家庭,其權利合并在家庭之中。同時,由于未成年人天生弱勢,缺乏表達權利受到損害的能力,雖然形式上各種機構對其都負有保護職責,但是,實踐中卻可能因為職責不明而成為“公地悲劇”的典例。根據國家親權思想,未成年人監護具有公法化與社會化之特征,保護未成年人利益是國家及社會的應然義務。在監護人未能履行監護義務之時,國家就可以直接將此義務予以接管。因此,在國家親權思想及國家監護制度中,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制度是直接內含于其中的,這和未成年人保護的公益化秉性直接關聯。同時,這也是未成年人保護法中規定公益訴訟制度的深層原因,從而在立法方面確立國家承擔的親權責任。

    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體現了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兒童最大利益原則被規定于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一部分第3條中,意指在作出影響兒童利益的決策時,必須考慮兒童的最大利益。我國作為該條約的簽字國,根據條約應當踐行的要求,將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貫徹于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中毫不意外。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是一項維護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專門制度設計,具有剛性特征,可以最大程度地防止相關機關或者個人在保護未成年人利益方面的疏忽與懈怠??梢哉f,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契合未成年人特殊的生長規律,兼顧了檢察監督與未成年人保護。這是因為,對于未成年人而言,其天生處于弱勢態勢,即使自己權益受到損害也可能并不知情。如果相關機關不能給予及時和充分的保護,未成年人利益保護就會留下漏洞。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屬于司法參與社會治理的一種重要制度,通過這種制度,檢察機關可以將自己的監督積極地延展到未成年人公益領域,從而更加有效地落實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實現未成年人利益的綜合及全面保護。

    檢察機關通過未成年人公益訴訟成為未成年人保護的“最后屏障”。未成年人保護具有特殊性,其往往涉及不同機構的保護范疇。這是因為,未成年人的利益并不是單方面的,而是橫貫生存權、發展權、隱私權等多個領域,在對這些利益進行保護的過程中,各種相關保護機構可能會出現“九龍治水”的問題,從而為未成年人保護留下缺失之處。易言之,對于相關未成年人保護機構而言,其對未成年人保護具有共同的職責,但是這種共同職責卻可能會導致互相推諉現象。這意味著,盡管存在眾多職權交叉的未成年人保護機構,但是,由于存在職責界定不明確的問題,可能導致全部有責而全不負責的尷尬境地。相比較而言,檢察機關具有總括性、后置性及監督性,因此,這能夠將各個未成年人保護機構的關系溝通起來,并且能夠從總體上督促及貫徹對未成年人利益的保護。

    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的原則

    (一)輔助性救濟原則。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應當符合輔助性救濟原則,即只有在其他救濟用盡的情況下才予以實施。之所以如此,這是因為,在監護權案件中,如果監護人涉及監護侵害行為的情形,在撤銷監護人資格時,撤銷權訴訟應當由未成年人及其臨時照料人優先行使,在相關主體不能及時履行職責時,檢察機關可以建議民政機構或者未成年人救助部門向法院提起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訴訟。此外,未成年人利益的保護機關并不只有檢察機關,也有其他專門的行政機關。如果檢察機關過于積極主動,事必躬親,那么,將可能阻擋其他機關的救濟路徑。這不僅會打亂其他救濟方式,導致這些救濟路徑的失靈,也會不利于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實現。

    同時,未成年人保護涉及專門領域及專門機構,一般具有很強的專業性,因此,除非確有必要,檢察機關對未成年人利益的保護應屬于輔助性或者后置性措施,不可過于積極。未成年人保護法第106條規定,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受到侵犯,相關組織和個人未代為提起訴訟的,檢察院可以督促、支持其提起訴訟。該條規定就有檢察機關在未成年人利益受損時應遵循輔助性原則之意。其實,這和法國《民事訴訟法》規定的“主當事人”或“從當事人”具有相通之處,即檢察官除非有法律規定的特殊情形,其是作為“從當事人”參與訴訟的,更多的是起到了一種監督及協助的作用。易言之,檢察機關在涉及未成年人利益保護中,應考慮介入的必要性,應在相關機構怠于或者不能積極行使職權時才能發動。

    (二)互相配合原則。正是由于未成年人檢察公益訴訟的輔助性救濟原則,這也決定了檢察機關在介入公益訴訟時,并不能隔離于其他相關行政機關之外。相反,檢察機關需要與相關行政機關配合,這是保證其實現未成年人公益訴訟目的之關鍵所在。這是因為,最大限度保護未成年人利益是一項普適性的法律救濟原則,并非檢察機關的專有義務,也是行政機關的職責之一,其共同維護未成年人利益,二者不是對立的關系,而是互相配合的關系?;诖?,檢察機關應當加強和相關行政機關的訴前溝通,重視配合。

    從未成年人保護法的立法精神觀之,未成年人保護是家庭、學校、社會、政府、司法等多個機構的共同職責,這是一項各個相關部門之間密切協作的系統工程,只有互相配合,才能確保未成年人權益保護效果的最大化。

    (作者分別為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山東省臨沭縣人民檢察院檢察長)


    影音先锋男人资源站|久久久无码视频|欧美午夜福利视频|亚洲超清中文字幕无